超级好看的av

超级好看的av

倘仍然麻木,前方加倍,再服四剂,未有不愈者。热深而厥亦深,热轻而厥亦轻,故不必治厥也,治热而已矣。

伤寒厥深热亦深,何以厥少而热反深乎?一剂而自汗止,再剂而言语出,四剂而神气复矣。

实火可泻,而虚火断不可泻,况血已吐出,无血养身,而又用泻火之药,以重伤其胃气,毋论血不能骤生,而气亦不能遽转,往往有至气脱而死者。此病得之饮酒之后,开口向风而卧,风入于齿牙之中,留而不出,初小疼而后大痛也。

连服三剂而呃逆自除。此方善于开郁,而又无刻削干燥之失,直解其肝中之沉滞,使肝血大旺,既不取给于肾水,复能添助夫心火,心肝肾一气贯通,宁尚有遗忘失记之病哉。

金克肝木,未必不金克胆木矣。 此方止定悸而治厥已寓其内。

一剂而涩痛除,二剂而淋亦止矣。春月伤风脉浮,发热口渴,鼻燥能食,人以为阳明火热,必有衄血之症。

Leave a Reply